从人参药证的历史演变谈中药功效合理评价的意义

发布于:2021-09-29 00:35:34

龙源期刊网 http://www.qikan.com.cn 从人参药证的历史演变谈中药功效合理评价 的意义 作者:柴程芝 刘志刚 黄煌 来源:《中国中医药信息》2012 年第 08 期 关键词:人参;应用指征;中药功效;因子分析;数据挖掘 DOI:10.3969/j.issn.1005-5304.2012.08.004 中图分类号:R282.710.7 文献标识码:A 文章编号:1005-5304(2012)08-0008-02 中药的功效经过了数千年的发展,由最初的亲自实践并加以记载到中医理论体系的形成并 用于指导临床,在此过程中,由于文化背景、医学水*、用药*惯等不同因素的影响,在表述 上存在随意性大、一致性差、缺乏规范等问题[1-3]。随着用药经验的积累,虽然在一定程度上 发展和丰富了中药的功效,但是,由于医家个人见解和用药经验的差异,主治范围的扩大暴露 出某些基本理论容量的不足,一语多义的现象普遍存在[4-5]。相比之下,有的应用范围逐步扩 大,有的应用范围更加局限,有的则在原有基础上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,古今中药应用指征的 内涵存在显著差异。这种在中医学发展过程中形成的功效差异,对于中药有效性、安全性的合 理评价具有直接影响。笔者以人参为切入点,采用多元统计的因子分析方法和数据挖掘方法, 对历代人参应用指征和配伍规律进行分析,从人参药证的历史演变规律揭示中药功效的古今差 异及其形成的原因,也将为人参功效的合理评价提供参考依据。 1 历代文献中人参临床应用指征的信息挖掘 1.1 数据的选择、分析与统计 从《方剂大辞典精编本》中选择药味数≤12 味且含人参的方剂作为研究对象,共得方 1614 首,利用 Microsoft Excel 建立数据库。由于所收方剂年代跨度较大,对“同药异名”的情况,根 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》中名称规范,药典中没有的则根据《中药大辞典》中名称规范;症 状及体征的表述存在不统一的情况,根据现行高等中医院校使用教材《中医诊断学》中的名称 统一命名,对无法统一命名的则仍用其旧;根据《中医病证分类与代码》(GB/T15657-1995) 确定中医病证分类及病证名称,不能明确归类者,仍用其旧。按照方剂出处著作的年代大致划 分为汉唐、宋金元、明清 3 个时期。通过频数统计及多元统计学方法中的因子分析方法和数据 挖掘方法,对历代人参应用指征和配伍规律进行分析。统计软件采用 SPSS13.0 及 SPSS Clementine 8.1。 1.2 结果 龙源期刊网 http://www.qikan.com.cn 汉唐时期共入选方剂 108 首,人参主治共涉及 60 种临床表现。其中出现频次较多的是呕 吐(33 次)、腹泻(19 次)、腹胀(15 次)、腹痛(12 次)等。数据挖掘及因子分析提示症 状的主要组合形式有如下几类:①烦躁、气短、胸闷;②恶寒、关节痛;③胁肋胀痛、呕吐、 纳差;④腹泻、腹痛;⑤咳嗽、喘息;⑥发热、自汗;⑦腹泻、腹胀、四肢不温;⑧心悸、脉 虚。 宋金元时期共入选方剂 697 首,人参主治共涉及 77 种临床表现。其中出现频次较多的是 呕吐(136 次)、纳差(120 次)、(86 次)、咳嗽(85 次)、烦躁(78 次)、腹胀(63 次)。数据挖掘及因子分析提示症状的主要组合形式有如下几类:①头晕、纳差、体倦乏力; ②咳嗽、喘息、胸闷;③腹泻、腹痛、呕吐;④烦躁、口渴;⑤发热、消瘦;⑥自汗、心悸。 明清时期共入选方剂 809 首,人参主治共涉及 84 种临床表现,其中出现频次较多的是腹 泻(76 次)、脉虚(72 次)、呕吐(71 次)、体倦乏力(58 次)等。数据挖掘及因子分析提 示症状的主要组合形式有如下几类:①腹泻、腹胀、呕吐、纳差;②发热、烦躁、口渴;③自 汗、头晕、体倦乏力;④咳嗽、发热、体倦乏力;⑤腹痛、脉虚;⑥心悸。 2 人参临床应用指征的历史演变 从历代人参应用指征的信息挖掘结果可以看出,人参的应用指征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的 内容:①呕吐、腹痛、腹泻、心下痞满等消化系统的表现;②咳嗽、喘等呼吸系统的表现;③ 自汗、心悸等心血管系统的表现;④发热、恶寒、烦躁、口干、口渴、脉沉等反映全身状态的 表现。而且,上述临床症状并非孤立存在,往往是以特定的组合形式出现的。如发热、烦躁、 口舌干燥、口渴相关性较强,脉沉、喘相关性较强,腹痛、呕吐相关性较强,下利、心下痞满 相关性较强,心悸、自汗相关性较强。笔者对人参主治症状和体征分析后发现,在不同历史时 期人参的功效与主治具有不同的内涵,根据表现形式大致可以分为以下 3 个时期。 2.1 实证时期(药证相应时期) 这一时期,用药很少受病机的约束,药物的应用指征具体,绝大多数都是临床常见的症状 或体征,这一时期主要集中于汉唐及以前。最具代表性的著作就是张仲景《伤寒论》、《金匮 要略》,还有孙思邈的《千金方》和王焘的《外台秘要》。这一时期人参的临床应用指征也以 具体的症状和体征为主。如《千金方》中的人参丸治“心悸,志意不安,不自觉恍惚恐惧,夜 不得眠,虚烦少气;男子虚损心悸”,人参当归汤主治“产后烦闷不安,产后去血过多,血虚则 阴虚,阴虚生内热,内热曰烦。其证心胸烦满,呼吸短气,头痛闷乱,骨节疼痛,晡时则甚, 与大病后虚烦相类”,《外台秘要》扶老理中散用治“羸老,食饮不化,腹虚满,拘急短气,及 霍乱呕逆,四肢厥冷,心烦气闷流汗”。通过频数统计、因子分析及数据挖掘发现,这一时期 人参主要用于汗、吐、下、失血等体液大量丢失后出现的各种病症。通过对人参主治症状和体 征的关联分析后发现,汗、吐、下、失血等体液大量丢失是应用人参的一个重要指征,其中以 体液大量丢失后出现消化功能减弱的临床表现为主。 龙源期刊网 http://www.qikan.com.cn 2.2 推理时期(病机相应时期) 在临床经验积累到一定阶段的时候,对药物的功效与作用机理加以解释和推断也就成为了 一种必然,这样就逐渐形成了中医学的理论体系[2]。由于当时对

相关推荐

最新更新

猜你喜欢